Carina是菟九九

淬酒入魂,长歌当哭【是冷小嫣没错】

好吧,您可爱。

【霍格沃兹生活网】本期话题:跨学院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霍格沃兹校园生活
#突发性脑洞,鬼畜
#有关伏黛,不吃邪教勿入。

本期话题:跨学院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1楼:此ID不显示:
二年级单身獾,占楼学习经验。

2楼: 住在黑湖底的Annie:
我男友是个赫奇帕奇,刚恋爱的时候全宿舍都嫌弃我没野心眼光差,她们觉得斯莱特林女生就该秉持“马尔福未来女家主不能输”“为里德尔教授单身到死”的信念,但我没认为我男友哪里不好。作为一个忠诚细腻自带阳光特效的赫奇帕奇,他会在晚餐后提前帮你占好图书馆座位,每周都做美味新奇的甜点送你,去霍格莫德购物主动帮你提包。虽然赫奇帕奇男生们不是王子,但他们会把喜欢的女孩宠成公主。
我最近好像也甜蜜地发胖了呢。

3楼: 一起去炸魔药教室吧:
纵观波特学长韦斯莱学长的恋爱史你就知道自产自销是我们格兰芬多的传统,可我们人数没有小獾多,男女比例又严重失调,我就非常荣幸变成了基友团中落单的那个。俗话说,多吃狗粮多积福,后来我跟一个金发蓝瞳肤白貌美身材好的拉文克劳妹纸一见钟情,各科作业都有了着落,感觉整个人棒棒哒。

4楼:翅膀不见了:
@ 一起去炸魔药教室吧 你魔法史论文写完了没?一个字都没写就出来浪,再这样分手。

5楼:男票今天又怼我:
这里小狮,在斯内普教授画像的忽悠下交了斯莱特林男朋友,然后对蛇院改观很多。斯莱特林男生其实不像表面那样高傲冷漠外加欠扁脸,你吃了倒霉药剂他们可能会气哼哼骂你idiot,但还是会第一时间用麻瓜方式(抱)你去医疗翼,他们只是不确定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
我觉得我男朋友是个很好的斯莱特林,斯内普教授也是。

6楼: 日记本君真爱粉:
我有纳吉尼在手,咬死霍格沃兹恩爱狗。

7楼:她是鹰
楼上你的纳吉尼宝宝早被隆巴顿教授片成蛇肉刺身了。你那位没鼻子又秃顶的里德尔教授已经娶黛夫人了你不知道?

8楼:deideidei:
德姆斯特朗交换生来报到!里德尔教授和黛夫人也系跨学院恋爱吧,偶记得黛夫人原来系拉文克劳不系斯莱特林。

9楼:她是鹰:
Dei dei dei(口音都被你带跑了),我一个蛇院闺蜜说,今天教授会在黑湖边送黛夫人特别的结婚周年纪念礼物,我要去凑热闹哈哈哈!

10楼:我真的是潜水党呀:
哇呜!活久见!!!楼上的小鹰带我一个!

11楼:放学留下留你个鼻涕虫:
求大神打包带走~

12楼:海莲娜我女神:
+1

13楼:deideidei:
+1

14楼:校刊娱乐版撰稿人:
我仿佛知道明天校刊头版要登什么了。
拜谢。

15楼:已有对象请勿勾搭:
@ 住在黑湖底的Annie  甜心,人太多了你别去挤哦。

16楼:住在黑湖底的Annie:
好的【❤】。

17楼:此ID不显示:
······

18楼:她是鹰:
······

19楼:格兰芬多大帝国:
······

20楼:霍格沃兹单身狗权益会会长:
……不好意思,进错帖了。

之前在pottermore做了测试,今天捏完人设图了过来放个结果。

 

分院测试前想去拉文克劳(我就不厚着脸说我是个性冷淡风的书呆子了)或者斯莱特林,做题的时候选择都偏腹黑向,就被分进了蛇院。美国的测试结果是雷鸟,关键词是灵魂,冒险,听起来像狮院。

守护神是眼镜王蛇,蛇院就要用蛇配,没毛病。

 

魔杖part是:山毛榉木,龙心弦,十三英寸,不易弯曲。

我找过很多别人的魔杖只有三四个人是山毛榉,介绍里说它是非常珍贵的木材,真正适合它的人会比同龄人更聪慧或具有丰富的见识。霍格沃兹湖边就种了山毛榉。(曾经在某篇同人文里看到小龙说自己对山毛榉过敏,测试完我真是笑出猪叫)

关于龙心弦的介绍,按我的渣理解好像是说它通常具有最强大的力量,学习能力也比其他类型的魔杖更快更强,但它很容易倾向黑魔法。

 

最后放上人设图,假装自己在霍格沃兹上学(^o^)。你们看看就好,别嘲笑我的名字啊,我是木头先生脑残粉。

爱情真的很美好
新婚快乐
祝你们幸福♥

白茶清酒:

曾经以你们为标杆,奈何并不是所有人像你们一样😂祝福祝福❤宋宋夫妇🎎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我要像想念春天的云那样想念你
把全世界的情话都说给你一个人听。
————————————————
每次看见陈深都觉得自己是矫情得不能更矫情的陷入热恋头昏脑涨的小姑娘,恨不能每天跟在他后面“阿深阿深”叫一辈子。

他揉着自己的脑袋,也把自己的铂金色头发揉乱。
他藏好山楂木魔杖,依然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在法兰都舞曲伴奏中踩着从来不曾失误的步点朝我走来。

————————
天天梦见马尔福,我看我也是要爬墙。
话说《奥菲利亚》国内到底上不上〒_〒

情绪一直到今天才发酵。
第一次带这个tag,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对不起啊热巴,是我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你了。
对不起啊,小姐姐,对不起。
90°道歉。

【中华小子·龙兰】《南阁子志》

“有了小公子,就见不得夫人白头。”

    读到这句瞬间不行了。

samuelblue:

纪念小时候最喜欢的cp,


纪念长大后最喜欢的古文,


同时纪念一个永远都不可能有结尾的故事。


-----------


我是开封府尹家的公子。


别人都说我命好,说我家境优越,说我天赋异禀。


别人也都说我命苦,说我从小就没了娘。


-


我小时候我爹常带我去南阁子看书。


南阁子是我家的旧书房,在自家新造的园林之南,所以我叫它南阁子。


南阁子是很老很旧的房屋,雨天漏水,冬天透风,总是泥泞不堪。屋外也总是荒芜,草木不加修葺。靠着回廊那边还有一棵枝繁叶茂,拔地参天的皂荚树。


虽然这般不堪,我仍然十分喜欢这个地方。


因为这里藏着许多书籍,对门的墙壁正中悬着一把精美无比的宝剑、


“你娘原来最喜欢这些书了。”


“那爹原来最喜欢什么呢?”


“爹爹年轻的时候喜欢剑,后来自从你娘嫁过来之后,爹就最喜欢这些书了。”


透过这些书,我仿佛就能看见我娘。


我近视了,不得不戴老厚老厚的玻璃眼镜。


-


我五六岁的时候,父亲曾被弹劾降职,担任清闲的职务。


这样父亲就有了许多空闲时间。


那年,父亲便破费了不少银子,重修南阁子。


重修后的南阁子着实令人舒心了不少。


屋顶不再漏雨,内室也更宽敞了些。


屋外庭前补种了翠竹、兰芷、芭蕉等花木;每当华灯初上之时,月色如水,花影袭人,庭前院落寂静无声,别有一番园林意趣。


-


我娘死后也有人劝父亲再找一个,可他至今没有续弦。


我渐渐长大,我开始羡慕其他人家的孩子,饿了有人做饭,渴了有人递水,冷了有人帮添衣服。


某天在南阁子中读书时,我就问我父亲:


“父亲,我为什么没有娘?”


他很平淡地说:“你娘在你出生后不多久就死了。”


我又问他:“那我能有个新妈妈吗?”


“不能。”他翻过一页书,“因为你父亲我是个心胸狭隘之人。”


“父亲的心胸怎会狭隘?”我愈发不解。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说道,“爹的这里小得只能住得下你娘一个人。”


之后我就再没提过这事。


-


我第一次见到那个野丫头也是在南阁子。


那天父亲正和少林寺的方丈在正屋谈事,我在南阁子的后厅喝茶。


那个野丫头就冷不丁出现在过道的卷帘后面,我还以为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的侍女丫鬟,躲在帘后听主子谈话。


-


“要知道丫鬟偷听主人说话是要受到重罚的。”


“胡说。告诉你。我是一个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我是陪师傅来找府尹大人汇报公务的。”


“撒谎。少林寺从来就不会有女的。”


“你敢说我撒谎!”


-


之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当时我就顾着吵架和打架了,也没太注意那姑娘的脸。


那姑娘身手不错。我被打得蛮疼,眼镜也掉了下来;那姑娘被我绊了一下,也摔到地上,头发都散开了。


我在地上摸索我的眼镜,等我戴上眼镜后,我才算真正地看了她的面容。


我现在还记得我那时候心里就闪过一个念头:


哟,这姑娘长得不错。


-


然后我就被少林寺的三藏方丈看(hu)中(you),当了少林俗家弟子。


我才知道那个野丫头叫小兰,做事冲动,没有心机,容易被骗。我们和另一个伙伴耿直淳朴的小虎一起,开始了充满疯狂和正义感的冒险之旅,经历了美丽而又壮阔的年少时期,直到黑狐王被再次封印。


我将那段精彩探险之旅记述下来,写成了日记,存于南阁子。


后来有位云游四方的老先生亲自登门拜访,来求这本书。


我思量这本日记是私人所作,这位老先生知道它,想必他有点来头,便将此书赠与他。


多年后的一个飘雪的冬日,这位老先生再次来探望我,给我带了些稀奇古怪的西洋玩意儿,还说什么这本书是一位瓦卢瓦王朝的旁系贵族拜托他来取的。现在这本日记被改编成了绘本,在他们那里很畅销。


我对这事也不是特别上心,与他寒暄了几句。那位老先生披上披风就走了。


之后我也就没有再见过这位老先生。


-


因为南阁子在府上最边角,故我那两位伙伴来找我玩时通常是翻墙而入,而不走正门。


记得那时我们的武艺还不精深,翻墙时还要顺着那棵皂荚树爬下来。


每年但凡到了请荷仙或是其他什么民间庙会举行的夜晚,我总是被父亲关在南阁子中看书。他们俩总会越到围墙顶,让我爬上皂荚树。小兰先用软绳缚住我,然后两人一起用力,把我拖上去。


就这样,我一次又一次地与他们共赏平凡而喧闹的美丽。


小虎的家人有时会请我们吃自家擀的云吞面,如果是冬天,还要在拌一勺猪油。小兰的奶奶会给我们一些瓜果零嘴什么的。春夏有樱桃桑葚,秋冬有瓜子花生。


那滋味即使是今天回忆起来,也都是赛过我所吃过的一切山珍海味的。


-


作为回报,我会请他们到南阁子来看书。


看书只是由头,玩才是正经事。


我和小虎隔三差五地去厨房偷些糕饼馒头,回来之后三个人坐在南阁子庭前的台阶上分着吃。


每每去厨房偷东西,我总是有意无意地弄脏我的镜片,沾些油斑在上头。


一回来就央求出手敏捷的小兰去帮我采些皂荚回来,顺带帮我把眼镜洗了。


她那时候性格还挺暴躁,不过心眼很好,骂我几句还是会去擦镜片。


小虎就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笑,真是嫌死人了。


“你吃了我的点心还不帮我保密!”


“保什么密?我怎么不知道?”


-


说道糕饼,又不得不说蜂蜜年糕。


我爹说我娘爱吃蜂蜜年糕,所以我对蜂蜜年糕有相当的偏好。


有次他俩也说好吃,我就爱上了蜂蜜年糕。


那次去找息壤,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还差点因为年糕送了命。


真是少年时代的无所畏惧啊。


-


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小兰开始变得文静起来,开始爱看书——虽然她只喜欢看兵书,但至少比原来的样子可爱多了。


小虎的爱好嘛……还是没变,成天吃吃吃。


这段记忆里,我们不再去偷好吃的。我会事先让仆人准备好足够多的零嘴在南阁子。


我和小兰负责看书,


小虎拿着本书挡在脸前面,负责……吃。


小兰不是太懂这方面的知识。我就一边骂她“春虫虫”,一边教她,看她略带愤怒的眼神。她弄通了之后再来感谢我。那感觉还是很美妙的。


我们看书经常会入神,小虎吃东西也常会入神。总之我们三人老是忘记时间,总在南阁子呆到半夜。


因为三人是从小长到大的伙伴,也不会觉得有多尴尬。


小虎的头埋在面盆那么大的碗里睡着了。


小兰也很困,我就用话激她,让她打起精神来看书。我看着她昏昏欲睡而又不肯放下书的样子,心中竟然有点无名的快乐。


她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会把头往侧面一耷拉下来,恰好倒在我肩膀上。


这样我就会精神百倍,四书五经研读起来效率也是十足地高。


然后在第二天早晨他们醒来之前,小心翼翼地脱身,给他俩各披一条毯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


在打败黑狐王之后,小虎回到家乡。家里人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对方是位美丽而勤劳的好姑娘。


我同父亲一同去参加小虎的婚宴。宴席上,父亲问我:


“你瞧别人家的孩子多能耐,都娶媳妇了。你呢,长这么大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当时也是抱着好玩的心理,牵起一旁小兰的手说:


“爹,您别这么说。您还不知道我和小兰……”


我就看见我爹一脸诧异。


小兰竟然没有打我,脸蹭的一下红了,一句话也不说。


-


我回家之后偷偷将父亲藏在衣柜最里头的衣服拿了出来——那时我母亲生前穿过的长褙子和袄裙。


我把她送给小兰,她收下了。


-


那天小兰的奶奶很郑重地带着小兰来我家做客。可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父亲的。


小兰穿的不是练功服,而是我送她的衣服。头发也散了下来,梳了坠马髻。


大人们谈的事情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父亲同意了。


父亲告诉我,她打扮过后就和我母亲长得很像,性格也一模一样。


那天晚上,我们父子在南阁子喝酒。父亲喝得酩酊大醉,醉了一个晚上,染了风寒,在家中静养了两个月才好。


-


新婚那日,张灯结彩。余见余爱,凤冠霞帔,步若兰芷,款款而来。


我从背后揽住她,下巴抵在她肩上。


我抚住她的手,她的手凉凉的。


我跟她说:


“龙若无水,必困浅滩。”


她转身,开玩笑似的回答说: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


我们聊了很多事。


说到了我们以前还是朋友的时候,


我给她抄了一首李商隐的《无题》,还骗她说是我自己写的这种丑事。


“你就是这样爱出风头。”


“诗词是抄的,感情又不是抄的,当事人什么感觉,自己才知道吧。”


-


我终于过上了饿了有人做饭,渴了有人递水,冷了有人帮添衣服的生活。


虽然之后我们常常因为一些小事而争吵不停。


“‘春虫虫’!你居然爱吃鲜肉粽!还是带蛋黄的鲜肉粽!”


“‘自恋狂’!你居然只吃甜的粽子!豆腐脑也只吃甜的。你这种厚颜无耻之徒,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甜豆粽天生好吃!”


“你不喜欢吃咸味粽完全就是因为没有吃过正宗的!”


“哼!我好男不和女斗!”


“狗吃屎才说不出话来!”


-


后来她成了我孩子的妈妈。


或许开封府有这个魔咒,


有了小公子,就见不得夫人白头。


我这一生,好像都在看着水中的月影,离开又出现,出现又离开。


掐指算来,我和她相识十二年,


而她在我身边的时日不过区区十二个月。


我开始渐渐明白父亲终生没有续弦的心境。


-


从此我不再去南阁子。


-


我给孩子取名逸岚,希望他如山间的晨雾般隐逸。


他渐渐长大,我觉得应该带他去学习诗书了,就领着他去了南阁子。


南阁子又成了很老很旧的房屋,雨天漏水,冬天透风,总是泥泞不堪。屋外一片荒芜,草木不加修葺。


靠着回廊那边还有一棵枝繁叶茂,拔地参天的皂荚树。


-


小虎带着他家的女儿来我家做客。


我和小虎回忆着我们年少时四处历险的往事。


逸岚和陈家闺女打起来了,兵器架被撞倒了,动静可真不小。


看着他们,我仿佛见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


我重修南阁子,尽量做得和以前一样。翠竹、兰芷、芭蕉,一样不少。


眼镜脏了,却没有一个可以采皂荚的人了。


-


有一天,逸岚在南阁子读书的时候突然就哭了。


他和我说,他想要有个妈妈。


-


“要知道丫鬟偷听主人说话是要受到重罚的。”


“胡说。告诉你。我是一个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我是陪师傅来找府尹大人汇报公务的。”


“你就是这样爱出风头。”


“诗词是抄的,感情又不是抄的,当事人什么感觉,自己才知道吧。”


“撒谎。少林寺从来就不会有女的。”


“你敢说我撒谎!”


“龙若无水,必困浅滩。”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我好男不和女斗!”


“狗吃屎才说不出话来!”


“甜豆粽天生好吃!”


“你不喜欢吃咸味粽完全就是因为没有吃过正宗的!”


-


“父亲,我能有个娘吗?”


“不能。因为你父亲我是个心胸狭隘之人,狭隘到只能容得下你母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