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ina是菟九九

淬酒入魂,长歌当哭

我都忘了我有小丑恐惧症的 w(゚Д゚)w

今天是书里十九年后的那个开学日,想必赫敏和德拉科一定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见面了。

【德哈】被一只死鬼黏上怎么办

*一篇旧文
*剧情/背景/ooc
*我一定写的是伪德哈

        德拉科今天早上死了,死法非常的不斯莱特林。怎么回事儿呢?他咬着蜂蜜草莓酱可颂,捧着高浓度黑咖啡,晕晕乎乎过马路的时候被汽车给撞了。梅林在上,谁能想到眼高于顶的马尔福居然会死在麻瓜手上!
         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棘手了,伦敦的死神因为德拉科不属于自己的辖区推掉了这桩案子,而霍格沃兹的死神也以德拉科没有死在自己的地盘为由拒绝处理这件事。所以,德拉科就变成了真正的孤魂野鬼。
         当他逐渐抽离倒在血泊中的金发男孩的躯体时,德拉科开始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秉着马尔福家族至高无上的理念,德拉科觉得就算做鬼也得做个霍格沃兹的鬼,每天蹲在街角跟流浪狗较劲算怎么回事?于是他硬着头皮找上了租住在伦敦公寓里的哈利,并希望借住哈利的魔法回到霍格沃兹,毕竟现在失去实体的他连魔杖都握不住。
        当然啦,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的。
        哈利不得不答应收留德拉科,注意这里提到的是“不得不”,因为傲娇鬼德拉科没跟哈利打一声招呼就穿墙进来了。就算锁门也无济于事,因为变成鬼魂的德拉科还是能够自由穿门进出。
        接下来的几天是哈利自大战以来度过的最痛苦的几天。他洗澡的时候,德拉科就坐在盥洗台上对着浴帘做鬼脸;他睡觉的时候,德拉科就坐在床沿上把皮鞋踩得踢踏踢踏响;他吃饭的时候,德拉科就拎起自己的衬衫领子跟他讲这些血渍都是从哪儿迸出来的。
        哈利终于忍无可忍,他气冲冲地关掉电视机,对托着下巴在客厅里飘来飘去的德拉科说:
        你到底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赖着不肯走,要不要我给你找个牧师,再不行找个东方道士来超度一下。
        我没有什么心愿啊。德拉科把手一摊。我就喜欢看你看我不爽又打不到我的样子。

苏苏啊 可以回来了

穆楠烟:

初心❤
苏苏,桃花开了,你看见了吗?
三周年快乐❤

关于齐夫人的一些瞎想

我心里构想的齐夫人必须玲珑通透又不工于心计,能把家里油盐酱醋茶的小事安排妥当,能遵从八爷的意愿但八爷不在时也能拿大主意。至于齐夫人的出身和样貌,一定是普通人家的姑娘,长相不必出挑只需清秀即可。丫头、霍三娘、解九爷家的平素穿的都是旗袍,而且老八平常只穿长褂,如果齐夫人再穿旗袍容易造成视觉疲劳。给她配一套旗袍领的明黄色绸面袄和浅蓝色半身百褶裙最好不过了,脚上穿形制简单的绣鞋,再从两鬓边各挑一缕头发梳到脑后,用烧蓝翡翠夹子夹住,既不显老气也不至于赶时髦,一定有特别的风韵。算了还想个啥,齐八就是打光棍的命。